31

鉴赏和收藏尹美娟近作之感

白的含义是什么?可以是象征纯洁的青春和接近亡逝的暮年。可以是少妇娇嫩的皮肤,或是逝去的鬼魂,也可以是未经烘烤的面包的面粉之洁白。在某些国家和地区,白色代表着新娘的裙装,而在另一些文化习俗里,白色是对逝者的悼念。白色让人联想起和平和、松弛,就像罗伯特?穆齐尔在《没有个性的人》一书未完成的最后章节中的恋人,他们躺在茂盛的苹果树下的草地上,看着白色花瓣在安静的夏日里被风吹落,漫​​天飘舞。白色还可以代表屏障、过度曝光和霜的颜色。

在尹美娟的新作品系列“洛可可NO.33”中,33位美丽的少女代表着33位女神,女菩萨,同时拥有人类的存在条件和价值观。她们也有某种外来的特征,有一丝似在非在的模样。她们属于这个世界,也属于另外一个世界。一方面,她们的另一个世界性体现在具富代表的物件,如盛开的荷花、一只表、一个骷髅头和一束光等等。从另一个层面来看,她们半存在的状态表现在眼神、动作、姿势。她们是故意为了创造​​这种距离而显得不现实。那么,如果她们不是要存在下来,难道她们是在向死亡靠近?

这些照片中有某种黑暗,这可不是因为黑白的背景颜色。艺术家对于预造的布景和人为的摆势没有任何遮掩。画面虽然超具美感,但这种有距离的美感,无论如何表达和暗示亲密感,也是可望不可及的。这33位女菩萨是另一个世界的,那个世界代表着光明与黑暗,象征着永远,还有和平与邪恶的战争。

与“另一个世界之属性”相对应的定是“这个世界的属性”。这种存在类似于时尚大片中的模特,那些暴露的、裸现的皮肤和躯体被奢华的绸缎和蕾丝包裹着,另外还有夸张的头式和缕缕的白色假发。

在这系列作品中,根本不需要看作品名称,便能明显看出欧洲洛可可流派的影子。 “洛可可”是在巴洛克时代晚期某种特定的样式和风格的名称,特别是弯曲的线条和对传统审美之严格标准的松弛。巴洛克这个单词本身源自另一个形容“不完美的珍珠”的单词,而珍珠,往往藏在贝壳里面的贝肉下面,而贝壳,常常和女人之妩媚轻佻有关。

提起洛可可时代,人们想到的是轻浮的,对于男女关系很开放的社会,比如艺术家让?奥诺雷?弗拉贡纳尔的代表作《秋千》(1767),一对青年男女相互挑逗嬉戏,女孩身穿纱裙,被身后若隐若现的仆人推向空中,男青年身体后仰,享受着这高荡起来的秋千和微风吹起的裙摆里面的风景。尹美娟这一系列作品引用了很多西方绘画作品,多数来源于洛可可时代,部分来自巴洛克时代,还有少数是更早或稍后一些时候的作品。其实这些西方作品时代的准确性并不重要,因为尹美娟创造的是当代艺术,所表现出来的概念,意图和恐惧感都是当今社会的。这些作品也不能够被界定在东西方之间,或者佛教和文艺复兴时期的享乐主义。这些作品有双重的归属性,它们代表人性的矛盾,它们来自两个世界的共存。

需要指出的是,东方艺术从来没有过像巴洛克,洛可可或者其他类似的浪漫时代。东方艺术有着它自己的历史,扎根于它特有的哲学理念、传统和价值观。这些作品可以被理解为游弋于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探索。在亚洲,韩国、日本和中国都多多少少吸收了西方的文化和风格,进而把这种风格融合到自己的文化里。尹美娟的作品大胆地表现着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背景是静谧的、佛家的、孔夫子式的东方社会大环境和道德标准,与之对应的是繁华肤浅的个人利益至上的现代社会精神。

其实,女性所要面对的现实远远不止上述这些。现代社会的时尚、电影和流行文化无不宣扬个人的享乐主义精神。但社会和大多数家庭仍旧希望遵循保守道德观念:对未婚女性的追求、对已婚女性的优先尊重和对男性的服从。现代化的趋势赋予东方女性权利,减弱但并不抹去传统的习俗。女性,虽然略显松散,仍然富有强烈的道德使命感。

在这系列作品中,你可以看到西方艺术史的痕迹,也可以看到西方传统中“拥有”其历史的观念之转变。自从殖民时期以来,不同文化之间开始产生深度碰撞,很多时候,人们会用外来艺术和建筑文化来解释本地的特质。其实我们都被外来文化所俘虏,不光是夹在多种文化之间,而是生活在多元文化当中。日常里,我能够在西方环境中看到许多东方元素,不光是食物或者卡拉OK,还有时尚、颜色和潮流。同时,西方也开始慢慢学习读懂东方文化。最终,我们将相互学会了解对方,共同分享,交流。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选择做女人,或者做男人,甚至是一颗鸡蛋、一只香蕉,我们可以是任何文化、性别和民族。我们将相互拥有。

PONTUS KYANDER

SKMU美术馆 总监 挪威

梨花女子大学 客座教授 韩国首尔

single-exhibition.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