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1世纪的心景”

韩国当代艺术群展

艺术家:姜淋允,金夏荣,权赫,刘正贤

“二十一世纪的心景” 群展聚焦韩国当代艺术家的思维现状和视觉表现。在西方“心景”的“心”是指人的大脑活动,而在东方“心景”的“心”不光是大脑活动,还包括人的内心感受。这次群展正是想展示当代韩国艺术家的思维和感受。

韩国的艺术有5千年的历史,传统精湛的手工技法和艺术哲学仍然传承下来,影响着韩国当代艺术。不同于其他亚洲当代艺术,如中国,日本和印度,韩国当代艺术通常很难被认出,因为形式和风格太过多元多样。更可以分析为,韩国人独立的性格造成韩国艺术家更倾向于比较孤立的氛围,创作出风格万象的艺术作品。

在此次群展中,姜淋允(1981),金夏荣(1983),权赫(1966)和刘正贤(1973)代表着不同的“韩国性”的思考和创作理念。他们均在不同的国度受过受过高等教育,如美国,德国和英国。同时他们来自不同的年龄阶层,这让他们各自在青年时段经历过80,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韩国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随着经济的垂直上涨,社会和传统的习惯也跟着发生巨大的改变。

姜淋允的作品基于她当代的想象力和神话的结合,表现出来的是辛辣不羁的笔触和亮丽鲜艳的色彩。金夏荣的作品表现着青春的脆弱和精致,同时,内心的力量却一直支持着艺术家创作出更加辉煌的作品。权赫是一位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在全球很多城市和地区都参加过许多展览和互动项目。她的出发点是传统的韩国哲学,但作品却有如此强大的视觉效果和冲击力。特别指出的是,这次展出的装置和绘画作品是她的执行了一年的计划“八”(在韩文中也指“分享”“分开”)中的部分作品。刘正贤的作品给人感觉非常舒服,有一种东方的“善良”和“谦虚”的美德。而最深刻的无疑还是儒家哲学,特别是权赫和刘正贤的作品。

这次群展的最大目的还是在于给上海的本地及国际观众带来最前沿的韩国年轻艺术家的思想和视觉活动,希望大家能够抽空来参观学习,批评指正。

策展人:卢熙珍 (伦敦Bright Treasure 艺术工程)

“二十一世纪的心景”-韩国当代艺术群展序

卢熙珍

这次群展聚焦韩国当代艺术家的思维现状和视觉表现。在西方“心景”是指人的大脑活动,而在东方“心景”不光是大脑活动,还包括人的内心感受。这次群展正是想展示当代韩国艺术家的思想和情感。

韩国艺术有5千年的历史,传统精湛的手工技法和艺术哲学仍然传承下来,影响着韩国当代艺术。不同于其他亚洲当代艺术,如中国、日本和印度,韩国当代艺术通常很难被认出来,因为形式和风格太过多元多样。更可以看出,韩国人独立的性格造成韩国艺术家更倾向于比较孤立的创作氛围,表现出来的也是风格万象的艺术作品。

在此次群展中,姜淋允(1981),金夏荣(1983),权赫(1966)和刘正贤(1973)代表着不同 的“韩国性”的思考和创作理念。他们在不同的国度受过高等教育:美国、德国和英国。他们来自不同的年龄阶层,这让他们各自在不同的人生阶段经历了80、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韩国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随着经济的垂直上涨,社会和传统的习惯也跟着发生巨大的改变。

6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通常都比经历过战争年代的前辈们接受过更好的教育,生长在更好的家庭和社会环境中。诚然,他们对社会和世界的认知却非常不同。这次群展是四位出生于不同年代的女性艺术家,她们在各自不同艺术阶段,看起来风格和主题迥异,可是这些作品却有着共同的信仰和学识。

金夏荣是最年轻的一位艺术家,她的作品中奇怪的物体表现着青春的脆弱和精致。可以从画面中看出艺术家对生物和解剖学的研究,对金夏荣来说,通过了解基因、细胞、器官、血管和解剖学更能理解生物存在之脆弱。 她的很多作品都展现出抵抗力极弱和几乎没有希望的场景。与之对立的是作品表现出来的这些小生物强烈的内在能量和生命力。最能表现生物之柔弱与刚强的对立矛盾的莫数三联作品“微能量1,2,3”。艺术家通过作品“直觉”和“内在流质”表现出人的内心世界和从外界接受的信息的“化学反应”。如果说前者作品是艺术家对自己内心感受的观察,那么“内在流质”就是她对大脑思考过程的审视。另一个精湛的艺术创作是金夏荣对于蚀刻版画的尝试,即“生命”系列。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传统很古典,那些奇怪的树和器官的形状表达着生命的力量之延续。归根结底,金夏荣的作品在脆弱中表现着强大而有力的内心能量,一直支持着艺术家创作出更加辉煌的作品。

姜淋允的作品是古老的传说和她超前的想象力的完美结合,表现出来的是辛辣不羁的笔触和亮丽鲜艳的色彩。这次展出的作品中,“乌龟世界”是比较重要的早期作品,也是后来“细菌世界”系列和近期系列作品的发源。“乌龟”和“真菌世界里的真菌人”展示了姜淋允丰富的想象力和后来作品的灵感。作品“交织的灵魂”和“拥抱我心”中,艺术家用大幅手笔和亮丽的颜色表现着她的内心感受。“交织的灵魂”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海啸,以之缅怀失去爱人的痛楚。“拥抱我心”是艺术家很特别的一件作品,多彩的颜色好像在表现一个没有说出来的故事。

刘正贤是用视觉效果来表现人的痛苦和内心世界技法非常精湛巧妙的艺术家。艺术家本人承认她在柏林的生活和作为外国艺术家的害怕对她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她的作品通常是“一层一层”的画作,进而演变成新的系列作品。在“黑花”系列中,仍然有一层一层的痕迹,虽然层数有所减少,却代表着夜晚、冷静、女性的美和她自己文化中的精神力量。

与刘正贤作品中简单的美相对应的,是创作这些作品所需要的高超复杂的绘画技巧。这些表面看起来很随意的涂抹、滴点和笔触都是艺术家精心计划了的,好像古代大师创作水墨画需要具备的长年的练习和心灵的息息相通,尽管表现出来的画面是如此简单。

在这次展出的四件作品中,有一件作品与其他三件截然不同,这件名为“穿过”的作品多了丰富的颜色和形状。这与艺术家最近第一次生小孩的经历相吻合,巨大的喜悦和满足感给她的艺术带来耳目一新的面貌。

艺术家权赫的作品一直以来都在积极地走前卫艺术路线,她的很多灵感来自于频繁的旅行和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交流。她对艺术之“分享精神能量”的作用有强烈信仰,这在她的作品中能够见到-那些“纺织线”代表着我们周围的各种关系和能量。 特别指出的是,这次展览中的装置和影像作品都属于一个长达一年多的“八,Nanuda”项目(在韩文中也指“分享”、“分开”)。她提出“如果视觉语言是相通的,那么和我文化背景不同的人怎样理解极为传统的韩国图案呢?”她选择了两个非常能代表东方文化的传统韩国图形,这些图形已经在韩国人心目中根深蒂固。而她发现,这些图形却完全不为外人所知,于是她决定不告诉观众这些图形的真正名字和含义,来观察和发现观众对这些图形的不同或相同的理解。

在实施这个项目的时候,她印了很多带着这些“无名”传统图案的小布块,上面的图案好像是“龙”和“莲花”。她在旧金山、墨尔本、伦敦和首尔发放这些手工制作的小作品给普通大众,这次也会在上海的展览中发给观众,然后她让参与者反馈给她各自的理解,她也采访了很多人,分享着他们的理解和思维。

进而,她选择了250个人们提供的词语和词组,组建出巨幅装置作品“250个灵感词”和这个传统图案的再现,同时还包括“灵感密码1,2”系列,以及与观众的答案相吻合的影像作品。

她通过这个项目,意识到视觉艺术之无限力量的惊人事实。同时,她也提出,在“全球化”这股风已经盛行了这么多年的今天,人们还是会对某个团体的传统文化有如此不同的见解,她鼓励大家要更加开放的接受新事物,摒除对很多传统事物的偏见。

“八,Nanuda”项目作品呈现出来的是艺术家与观众交流和分享的阐释,以及整个项目过程的展示。

不得不强调的是,权赫的作品中对韩国传统文化的崇敬是在此项目之前就已经深深扎根于艺术家心中。项目的结果不光在概念上很有影响力和互动效果,而且也在视觉上很悦目和富有美感。

总体来看这四位艺术家,姜淋允和金夏荣明显地充满着年轻一代活力与朝气,而刘正贤和权赫的作品却低调地,充满了内涵和哲学。

在这次展览开幕之际,我必须感谢安杰当代艺术画廊提议让我选择一些“特别的”年轻韩国艺术家,这给了我去找寻和发掘他们的极大动力,去感受他们的创造力和理解“韩国艺术是什么”。我想,除了表面的一些共性之外,应该是作品背后的“心景”表现着“韩国艺术是什么”。

这次群展的最大目的,还是在于给上海的本地及国际观众带来最前沿的韩国年轻艺术家的思想和视觉活动,希望大家来观看,交流。

特别感谢:所有参展艺术家,安迪,王静,白承䋛(协展人),以及其他所有给这个项目灵感的人,包括韩国艺术史学家姜友邦。

single-exhibition.php